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郭海涛任创新创业生物医药行业总决赛评委

作者: admin 时间:2015-10-21 来源:未知

2015年8月21日,由《融资中国》杂志、融中集团主办的“融资中国2015行业投资峰会暨颁奖典礼”在京拉开帷幕。来自政府、商业银行、保险机构、VC/PE、上市公司、创新型公司、行业协会和第三方研究机构的领导、嘉宾500余人共襄盛举,与融中集团一起探讨新常态下产业变化,洞悉产业发展趋势,寻找细分领域投资机会。

大健康带来大市场,正成为经济浪潮新支撑。大健康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无论传统势力还是新兴力量都开始布局突破、开拓出自己的利基市场,现代移动互联、穿戴式设备和大数据等新兴技术与新商业模式的结合,传统的医疗器械或被新兴技术颠覆。

如何把握健康市场趋势?互联网企业如何进军大健康产业?传统企业又将如何进行堡垒保卫战?哪些细分领域更为投资人所看重?
亿群创投创始合伙人兼总裁郭海涛先生受邀出席投资峰会,并担任“健康医疗专场---大健康大市场”论坛的嘉宾主持,就健康产业创新&颠覆和与会嘉宾展开讨论。

以下为您带来现场讨论:

郭海涛:大家好,我是郭海涛,今天我们的话题主要围绕健康产业。首先让我们每位嘉宾自我介绍一下,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包括自己的方向,包括整体未来的趋势。首先有请晨总来介绍。

晨光:大家好,我来自唯美度,我们公司创立14年,集生产、研发、销售为一体。我们本着以创新的产品,开拓更多的渠道,目前已经在中国编辑32个省,600多个城市,拥有3800家的美容连锁店,现在从生活美容向医学美容和大健康产业链在进军,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多多指导,谢谢。

赵春林:大家好,我是赵春林,我本身做科研出身的,我有一个很出名的同班同学是做科研的,我跟他一样读了清华本科,美国皮尔斯堡博士学位,去芝加哥读了MBA,在辉瑞干了三年,2003年回国,2004年开了一家公司,做科研仪器代理,然后2005年公司卖了做投资。我转了一圈,做过科研,做过外企,做过创业,现在开始投资。我们是天士力出了一亿,大马西(音)出了五千万,专门投生命医疗健康的领域。跟医疗健康生命健康相关的我们都投,我们投了贝尔康(音),信达生物,重庆医药生物,我自己也投了十几个企业。下边的朋友有项目或者有生命科学领域的创业想法或者是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可以和我们一起交流,我自己本身也是创业,特别喜欢跟企业家一起打交道,谢谢大家。

毕磊:大家好,我是春光创投合伙人毕磊,我本人也是春雨医生的联合创始人,春风创投是春雨医生和北京市政府引导基金和一些机构投资人,包括上市公司一起成立的一支专门关注与移动医疗的投资基金。我们做基金的初衷是我们产品运营中发现了很多及,特别医疗有很多垂直机会可以操作。但是我们不可能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去做,所以我们成立这个基金可以在这个领域找到最好的人给他一个好的起点和资源支持,包括用户、医生、产品的支持,还有一些政府资源和上市公司的支持,通过这些支持可以让公司快速跑出自己的商业模式。移动医疗进行到今天这个阶段,靠规模取胜非常难了,因为很多大企业,像平安和BAT都进来了,所以还是给他更多资源跑出一个有自己特色的模式,这是我们的成立初衷。希望通过这样的基金能够在领域中和更多创业者和投资机构合作,一来分享移动医疗的红利,二来可以让更多人获得支持,快速跑出自己的商业,谢谢大家。

梅江华:谢谢融资中国有这么一个平台跟大家做交流。我是梅江华,我们长江国弘是成长期和扩张期的股权投资机构,最早07年进入股权投资行业。今天参加这个论坛我谈一下我们医疗健康方面的投资,这个领域是我们投资很重要的方向,投了十多家企业。有医药、器械和服务、流通各个行业的企业,阶段来讲不仅仅局限于中后期,我们投资的阶段也是越来越往前移,有初创期和成长早期的项目,今天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跟大家做交流。我们对医疗健康的重视程度应该说越来越强,因为我们刚刚在上个月发布了专业的医疗基金,这也是第一支专业化基金,所以希望跟大家有合作的机会,谢谢。

欧光耀:大家好,我是欧光耀。我们澳银资本是专注的小型基金,我们第一方面专注在北上广深珠三角、长三角的投资机会。第二方面专注在三个领域,医疗健康、技术和TMT。第三个专注就是专注的阶段,就是A轮和B轮的投资。我个人主要还是偏向于投资管理,偏后端。所以其实今天和大家一起坐在这里谈这些东西有点班门弄斧,但也很感谢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谢谢大家。

郭海涛:给欧总留下风控的问题,投企业风控很重要的。我叫郭海涛,今年8月1号,和一批志同道合的精英创立了亿群创投,亿群之前是作为LP比较多,管理的自有基金大概有50亿,投了中信产业资金和中钰资本,还有一系列的做LP的投资。因为高特佳主要做医药行业的投资,我们现在基本也是专注在这个行业,我认为在中国的今天有投资价值的行业并不多,医药行业是我们一直在讲的,医药行业是较低风险较高收益的一个行业,所以这个里面我们认为确实有比较大的投资价值。但是今天实际我们也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看到我们今天的医改的变化,对医药企业有越来越高的要求。包括医药行业的企业非常有限,中国医药企业大概有四千多家,医疗器械一万多家,还是在有的市场上大家怎么挑选优秀企业?我跟赵春林赵总比较熟,还谈不上挑,很多企业可能你去求,人家根本不要钱,比如赵总投的公司,是怎么求得这样的投资机会。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首先还是从赵总讲,美女留在中间。因为大家在投资圈比较多,怎么做医药行业投资?在这个里面怎么找到机会?找到机会也不难,好的企业大家可以看到,怎么样投到好的企业?

赵春林:我特别赞同你的想法,我们原来办公室很近,经常聊这些话题。我也对生命科学医疗健康的行业特别有激情。我补充一点,2012年自然杂志里有一篇文章,专门比较了2001年到2011年的10年间在美国所有的VC、PE投的项目,就把生命科学和高科技分开,投资回报比,大家平时想就觉得脸谱网、谷歌等等这些,好象互联网高科技多赚钱,但是投资回报率完全用科学方法算了,发现生命科学的投资回报比比那些高一倍,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查一下。如果你在基金里做生命科学的,可以拿这个文章找你的合伙人,远远超过高科技和互联网的回报。找什么项目跟相关的资源跟能力有关,很难说每个基金找同样的项目,基金有什么?基金除了合伙人没有什么产品和专利,也没有资源。有的资源就是这几个合伙人,有的基金可以投你公司帮你上市,有的基金家里有政府关系可以投国有企业。像我们比较简单,我是学这行,我是学分子生物学,所以我自己投了很多分子生物学相关的项目。刚才我还在请教,像贝合康(音),我是在2009年去匹斯堡学院读书的时候看这个领域,对这个领域很熟,也很有激情。这个学科进入中国市场就像90年代互联网进入消费市场一样,它会改变我们很多领域,我看过所有的这些看了一圈挑几个行业。回答郭总的问题,你要对一个行业比较熟,比较专,知道自己的优势,然后在里面挑一个最好的。

郭海涛:其实熟和专并不是你投到这个项目的本质,你是怎么投到这个项目的?因为你也不是天使,也不是A轮,你还是在后期投的。那为什么之前没有发现?到最后阶段,他要上新三板对吧?

赵春林:最近在路演。所以也是有一段故事的,像百万客我投的是A轮,早期投的,并且一年之后涨了7倍,但是贝合康比较后期,我进去第一次看的时候是第二轮,16亿的估值,最后我跟我们基金争取半天没有成功,后来我找了一个专项基金,这样合伙人可以沟通,内部争斗就费了很大力气。到了50亿确实我们是一个很难的决定,有两方面,一方面50亿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很高了,另外贝合康那时候没有拿到证,华大拿到了,诺合(音)也拿到了,但是那个时候贝合康没有拿到证也不敢,刚开始要80亿,说没拿到证,这个事还挺大风险,但我们自己做这一行的觉得这个领域在国内我们看了很多文章,分子生物学,这个领域是很少的几个真正到临床的领域,除了这个就是蛋白药,所以觉得一定会放开这个领域。有一些风险的话也可以试,我们觉得50亿高,但还是愿意冒风险。

郭海涛:愿意追白马,市场认为很好了,追白马的策略。
毕总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另外又是最新的基金的投资人。跟我们交流一下我们春雨医生,因为这里还是有一些我们早期创业者也有一些投资人员,怎么样来吸引投资人?第二方面现在成立了春风创投,春风得意的做创业投资,怎么做?

毕磊:从春雨角度来讲可以这样说,春雨我们大概进行了三轮融资,马上我们要进行第四轮融资,我们把国内所有对医疗和移动医疗感兴趣的人全部见了一遍,我们大概见了一百多个投资人,其实差距都不大,因为不可能获得市场的普遍认可。所以在这里大量的投资人,和大量的投资人O2O,经常说很多很多遍,每个人说有什么问题,然后来解答。今天的移动医疗起码政府方面相对有点信心,不是说完全不能干,公司会不会被封掉。要是三年前大家第一个问题就是政策完全是不是不支持。这可能是根本性的问题,可能说公司发展好,数据好,没有关联度,可能面临断崖式的风险,这种系统性是风险可能是我们之前很大的顾虑。

今年大家可能面临的是数据增长的对比,你的商业模式和你的输入,每个阶段可能是有很多问题,但确实需要跟大量投资人沟通这样的事情。即使像这么优秀的企业也不可能大量投,也要获得满意的估值。反过来说因为我们见了这么多投资人,我们知道投资人会是什么心态看待公司,同时我们知道一个公司报的数据当中,什么数据有价值,什么没有价值,因为你经乐一个产业,你才明白产业中核心数据是什么,用户量是不是真实的,用户量的转换是不是有价值,哪些可以成为商业模式,哪些不可以。所以我们有一个产业的基础觉得可以做一个基金,这是我们做基金的名以上的说法。

说我们做春风基金,我们看一个公司,如果我们找不到一个好的公司,我们就创立一个。这是我们做这个基金和别的基金的很大的不同,因为我们在行业当中做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在细分领域当中的很多人都有很深的接触,这些人在之前的企业也面临困境,创业过程中面临困境。我们成立基金之后,我们在一个专业领域中有一个好的公司出来,给你一部分资源支持,给你一部分资金支持,让你IPO。而且我们认为移动医疗之前看是互联网,是用户量和交换率和DAU,从去年到前年我们把移动医疗当成产业来考虑,有做药的等等。所以我们很难看到初创型的公司会有完备的人才储备,他真的有这样的人才储备这样的公司也很难独立。如果我们看到一个公司你缺技术,我们有好的技术人员,你缺医疗方面的人,我们有比较好的医疗人员可以给你做完善。所以我们通过这种方式进入医疗领域,我们不太把春风定义成传统的投资机构。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资料和人脉和对产业的了解,不断有一些新的合作和增长的资源。

郭海涛:移动医疗里边,你认为有哪些不靠谱的方向?

毕磊:今年上半年以来,特今年上半年二级市场在移动医疗特别热,很多传统公司做了一个移动医疗的概念,自己做了一个移动医疗产品,这个产品就产生了很大的市值增长,然后做定增,然后出来一笔钱,再投进去,再讨论做什么事情,基本上这是上半年二级市场通用的一些玩法了。我们看二级市场做的产品,第一移动医疗是创新品类的东西,创新是有风险的。但是我们做一个事情我们只要有资源和产品就可以把这个领域重新架构,打通。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我觉得颠覆自己比颠覆别人难度大,所以我一直二级市场很多企业,很多做药和做诊断的,或者做器械的他们都在进入这个市场之后觉得只要有钱,就可以组建团队,重新搭建一个团队。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困难的。我相信这样一个企业在上半年出来之后,下半年就会面临大面积的关闭。

郭海涛:我们应该感谢一下毕总,告诉大家不靠谱比靠谱更重要。下面问一下晨总,晨总管着几千家的连锁。但是这个行业也是激烈的竞争。第一点就是说在激烈竞争,几十家的店很多,但是做到几千家店还是很难的,有很多做了几十家,一到上百家基本就倒下去了。那你在这个行业,你认为怎么样把这个规模做起来?这也是供我们大家做一个方向。第二是你怎么建立自己的壁垒?第三个,因为你也在延伸自己的方向,往医疗领域延伸。在这个过程中你自己是什么样的想法?

晨光:是这样的,首先我觉得我自己对这个行业是特别的热爱,无论你做哪个行业,如果你不喜欢它,你可能做了一段时间就会放心,唯美度从几十家店到几千家,我认为最大的是在中国其实并不是像郭总说你几十家到几千家有多难,在中国有一个特色,第一它是最愿意做老板的民族,我们打造了一个模式,让他开店开得特别轻松。你只需要承担你的房租、装修,然后给我们的首批进货款,其他一条的生产线我们都配备好了。在中国的创业者和投资者这么多的情况下有很多人愿意从事这个朝阳的行业,股市不好大家都会拿出钱来投资店,我们差不多一个月有一百多家店签出来。所以这个行业你在坚守,你热爱它,你抓住客户的需求一定会前行。

其次在这个行业最开始的投资门槛也是很低的,但是我也有庆从2007年就跟资本市场合作。我们陆续经历了A轮和B轮融资,我非常感谢资本市场给了我这样好的力量,给了我们两点。第一点就是让我们的创新更能自如,而且我们最开始跟中国的和谐医科大学到走向法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巴黎,带给我们更多的新的研发。目前在中国的发明专利达到119项,而且这个专利已经在巴黎化妆品上达到了中国第一名。第一点我认为就是你的产品要不断更新,其次第二点你一定要跑得快,跑得快到什么程度?当我们两次融资的时候,人家也一直在问我,就跟毕总一样,他们在接触投资商一定会问谁是你的竞争对手?我每次说的都不一样,因为这个行业入门门槛很低,可能50万就可以做一套化妆品出来,就可以开始卖。但是可以卖几天是不一样的。

我们的竞争对手在不断地变化,不断地变化,你只能跑得更快,他就没有办法复制你,可能复制的只是你过去的一小段,你的未来他还是无法复制的。我在渠道上就定位为第一我们是产品研发者,我们也是渠道的开拓者,目前我们针对中国的现状,这个可能也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们会把我们的唯美度定位中端美容馆的加盟,还有厂商专柜的加盟,还有养生馆的加盟,我们开辟不同的新的渠道,我们在打造什么?一个人在找美容院也会找到我们的品牌,说想做SPA的会看到我们的奥瑞拉,商场逛街也会看到,在电商购物也会看到。这样来做我觉得跟所有人都不会竞争,我从来不参加美容化装展,偶尔参加创业和投资者的论坛和展销会,我不把我树立更多敌人。在这样细分渠道找到我们自己的定位,很多人要创业要投资,那你投资跟美容相关的一定会想起我们,我们帮忙中国人这么多创业者开启了自己的门店,大家会想到我们。

现在我们拥有3800家店,这个其实不是我骄傲的,骄傲的是这些店有300多万的终端会员,我们今年开始在巩固了我们生活美容的龙头老大的地位以后我们开始走向医美。因为原来我们曾经在辽宁也有我们的医疗诊所,我有一个奇怪的发现,我们没有打过广告,但是在辽宁的400多家店,都会把他们的会员约到医疗整形做美容,我说这个收入太高了,而且不用选市场的人在哪里,老板就帮你选出来了。我们就把我们的医疗诊所扩充到更多的投资,目前已经在协和附近建了一个综合性医院,叫恒和医院(音),我们投了7个亿,有7万个平方,我们从医学美容向综合医疗在过渡。我们已经有了市场,我们已经有了渠道,有了百万的终端会员,他们要在美上,生活美容完美之后追求医学美容,更多的健康,包括未来到海外的医疗,在这上面做一个完美产业链的结合。我想我们在这方面走下去的话,可能我的同行做生活美容的追我会更费一点劲。

郭海涛:谢谢,但是我还要问晨总一个小问题。现在医学美容晨总做得本质还是美容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但是到医学美容领域,我们看到伊妹儿里有学法律的,是因为医学美容只要做了之后满意度都比较低,很多人预期很高,都想整成林志玲。这个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晨光:其实我觉得他一定会有一个幻想,有一个自己的完美度,我其实经常看到很多客户整完眼睛又没整鼻子,并没有变得更好看,但是他跟自己原来的照片比就会有自信的。这个行业第一肯定要保证药品的符合规定,其实你要选择专家,选择医生好一些,医生和产品都好这个风险会降低到最低的。

郭海涛:梅总是投资的奇乐康,所以话题又到了,也是在互联网医药电商的领域,在医药电商梅总是怎么看医药电商里的机会的?因为前面也有几家,奇乐康确实在广东也做的不错,但是现在医药点上还是以买器具为主,未来的趋势,包括在药的领域是不是还有机会?是不是有非常大的机会?我们可以来讨论一下。可以谈一下自己的观点。

梅江华:谈一点看法,不太成熟。首先讲移动医疗有两大块,一块是服务端,一块是流通端。我们觉得流通离钱更近一点,另外确实奇乐康不是在独立的平台,在第三方平台做得比较突出,第二我们很看重它的团队,团队精神,它的团队坚韧和团结的氛围。这个是我们当时的一个投资逻辑。那个阶段的项目大家很多人看都是见仁见智,但是它目前发展还是很不错的。我们对它的未来的发展,包括对这个行业的发展我们是这样看的,比如首先可能大家都比较关注处方药的放开的问题,这不仅仅是奇乐康一家面临的问题,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我们还是比较乐观地认为它应该会放开,这里面可能放开的方式里有一些层次和品类的差异,一批一批放开。对奇乐康的方式来讲,对处方药的放开也做好了充分地准备,包括供应链的准备,产品的准备,而且它在商业模式上也有了一些新的创新。有些信息我不便在这里公开,他也在进行融资,迎接下一轮的增长。

总体上我觉得做移动医疗或者医药电商毕总是专家,但是我们没有想象这个行业一定要颠覆原来的线下或者流通体系,只是说确实随着互联网的深入,互联网现在已经成为工具了,在医疗流通领域,特别医药零售领域它的应用应该有一席之地。总体来看及时随着蛋糕的的增加我们还是看好它的发展的。

郭海涛:还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吗?因为只讲了一个案例,你还投过一些别的。

梅江华:因为我刚刚也谈了一下我们刚刚发起的专业化的基金,说明我们公司我们基金内部还是对这个行业确实非常看好。但是我们还是比较清醒的,大家都是同行,医药可能是一块专业化的方向,但也不是什么特殊的领域。我觉得本身医疗和健康的投资也是遵循整个的大的投资方法论的,任何一个行业我认为从长期来看风险跟回报肯定要挂钩,不可能存在低风险或者高回报,肯定是高风险高回报,全世界范围内医疗都是这样。从我们对项目判断来讲,我觉得我们还是比较清醒也比较理性,就是大家看重它所做的事,另外对他的人判断也比较准,还有我觉得我们当时成立基金的时候对这个行业也进行一些分析,我觉得也可以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做投资对大势判断非常重要,投资是投的未来。我认为整个医疗健康的行业也不是说一片乐观,我认为也是进入了一个新的常态,因为传统产业的产能过剩在医药领域也存在,特别传统的医药企业也面临这个问题,所以你投下去就赚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未来可能有大的趋势可以引导以后的投资逻辑、投资策略。一个就是从大的来讲医疗消费结构会发生变化,一个就是从募资方式来讲,商业会起来,就是社保跟商业保险可能有一些协同,或者有一些共同参与到大的医疗健康中来。还有从医疗门类里,药和器械,包括服务里面的消费,可能结构会变化。另外我们认为大家都在谈看病难,看病贵,大家都在讲效率的问题。我认为未来来讲,从医疗服务整个大行业来讲,我们认为量的增加还是其次,怎么用好现在的存量,怎么提升效率是大的方面。包括移动医疗,包括有些高效率的医疗器械的领域也是一个方向。

另外一个我觉得医疗归根到底可能还是一个技术性的行业,刚刚赵总这方面也很资深了,我觉得生物技术在以后一个阶段也会推动这个行业的进步。

郭海涛:医药行业,本质上专业对你们投到这个企业有帮助,但不是决定性的。所以有两个能力,一个是价值发现能力,医药行业是发现有价值的企业并不难,一看有一个好的品种,一看就可以做到几十亿一个品种。第二就是交易撮合能力,怎么把这个事情做好,看到一个好的企业,一百个人在争,你怎么争到,这方面有什么分享的?

梅江华:八仙过海,各显其通了。就是郭总讲的,一个是你搜寻的能力,找到项目的能力。另外就是对风险的判断能力,特别在医疗领域。第三就是怎么利用你的资源或者人脉帮助这个理解,管理这个企业。最后可能做并购基金,还有退出能力,无非就是几个方面的能力。

赵春林:我补充一点,其实每个领域都有机会,但是看投资人背景就可以看出往这个领域投,康佳资本我是分子生物学领域,我投了很多诊断、分子医药,但是小分子医药我就没投,上海老末(音)做的基金投了一堆新药研发的项目。还有吴辉(音)资本投了很多医疗服务的项目,他是投行出身,医疗服务说白了用不着看懂分子做什么,用不着知道原理,把人看好就行了。团队投什么跟他的背景和能力很相关。

郭海涛:我之前刚要投一个企业,叫精准医疗,原来我在高特佳时投的企业,他退出以后大概拿了几千万以后做的一家。他让我投了这一轮的天使,为什么让我投这一轮?跟他一样的价格进来做这个。回想一下,在他上一轮做企业艰难的时候,我个人借了他一些钱,帮助他支付了两个月员工的工资。可能这样让叶总感觉在投资行业很难得吧。

赵春林:这就是你的资源。

郭海涛:所以每个投资人都一样,你的积累和你到底做了什么服务,在一个企业面对困难的时候你干了什么还是有很大关系的。最后欧总,欧总离我比较远,但也非常重要。投企业投的时候都挺高兴的,投了以后也有拍屁股的时候,比如投不好怎么办?怎么做好项目风控?包括澳银在医药行业有什么投资模式?我们把医药的投资风控怎么做请欧总分享一下。

欧光耀:其实我们讲风控,可能大家理解是在投资之后怎么样来把做风险识别,其实这只是一个方面。其实真正做风控来讲,其实最大还是在投资前,因为投资前很多东西可以发现风险,处理风险,都是投资完之后。作为风控我们并不是一个投资后的事情,而是贯穿到投资前后的整个体系。从澳银的做法来讲,首先风控还有另外一个方面,我们投资其实我们都是募集资金来的,这一个风险控制方面,第一个我们对投资人的交代,对投资人的交代方面一个是程序端的,也就是说我们整一个投资流程也要保证流程合法性、规范性。这一点上澳银资本还是做得比较好的,第一个就是有一套非常完整严格的投资管理决策流程。第二就是实现整个投资决策的IT系统化,IT系统化的一个重要指导原则就是我投资团队的每一步,投资决策每一步都应该通过IT决策做一个背书,包括我们的投资拓展的团队,我们投资管理团队发现什么风险提出的方案,以及后端我们的投资决策的团队,对前端的项目的风险的判断决策是怎么样的。都是在整个流程角色系统里留下记录的,这点上包括后期的LP对我们的考察,或者对我们的助源,我们会有非常完整的记录,这是顶层的技术架构的风控管控的流程。

另外一点是投资方面的风控的风险识别的手段。这个方面我们应该主要也是三个方面。第一我们觉得最大的风险可能是创设团队的信用风险,这一点我们团队在投资之前对一个团队的信用评价和调研是非常重要的。第二点也是跟我们发展的阶段有关的,我们澳银从2009年建立,当时因为更多是投PE阶段的项目,PE阶段可能更多我们的关注点在法物财务指标和合法性方面,真正到了第一年之后我们确实投资往前端移,到这个环节来讲我们更多就偏向于专注一个行业,因为本身讲到医疗健康行业是我们资本一直专注的投资领域,我们投的时候对原来的投资管理团队的优化,可能从会计师事务所或者有一些实业投行经验的人,注意关注他的财务指标,关注它的未来的资本属性转向,真正的专业人做专业事,所以一年之后我们澳银投资团队就逐步分发,就逐步建立了医疗健康的团队。这一块我们的团队要么是医药行业专业的人,要么是行业里经验很深的,他们更加可以识别真正项目的行业的风险,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我们讲还是得有一个独立判断能力。其实我们讲每一个行业的每一个阶段的投资机会都是无时不在的,同时每一个阶段在过渡的炒作和估值的虚高也都是同时存在的,这一点上我们有一个要求,就是你一定要,包括你的团队的投资决策人员都要有行业价值的独立判断能力。所以这一点上我们也是体现在我们的投资决策的流程里面,我们的投资拓展团队、投资管理和决策团队在项目前期,真正项目协调会之前相互之间不受任何干扰和影响,都是独立判断,个人对项目的看法,通过最终各自的最终判断来最终识别这个项目。所以我觉得整个我们澳银的风控的体系投资前端的就是这么几块。

郭海涛:谢谢欧总,还有6分钟,每人一分钟。因为大家都在这个行业做了比较长时间了,一分钟总结一下,要和大家分享,总要留下点什么东西。自己的风控逻辑或者投资逻辑,你做这么长时间的经验,来一句话来总结,先从欧总开始总结一下。如果总结得非常好,大家就鼓掌。

欧光耀:风控我就讲完了。今天是在讲移动互联网和医疗方面,所以说我可能也是讲讲我自己对这方面的认识或者说看法。

还是结合风控,其实真正我们讲的移动互联网,我觉得移动互联网真正可以这么火,我觉得它是有一个环境的因素。其实当时在2001、2002年有所谓的互联网泡沫,那个时候移动互联网火不起来可能就是用户数才两三千万,真正到了2011年我们讲互联网元年主要是它的用户达到了上亿或者十亿级。

郭海涛:谢谢欧总,你下次会议好好总结,一分钟时间到。

梅江华:压力很大。大家经常听说朝阳行业和夕阳行业,医药行业是永恒的朝阳行业,但是朝阳行业不一定都是朝阳企业,可能也有不太好的企业,所以做医疗投资我的机会还是专业化视角,要用理性眼光对待这个事情,希望跟大家有机会合作,谢谢。

毕磊:我觉得春风作为一个基金,作为投资公司来讲最大的价值在于从无到有,从零到1的阶段,我们做春风基金和做春雨理念一样,我们通过我们的基金和理念重新创造出来的价值,这是我们投资的一个纲领。我们希望做从零到一的事情,而不是站在风头铺赛道的事情,谢谢。

赵春林:想说的很多。我想说我上学的时候当时说生命科学是21世纪的科学,过了这么多年才到了真正的腾飞的阶段,这个领域有很多的新产品、新技术、新方向,特别希望和大家一起交流。因为我创过业,真正做过投资,所以愿意跟大家交流。

晨光:我觉得一路走来我是比较喜欢我这个行业,所以我是觉得所有的无论创业者和投资者,做事情要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行业。在这个过程中无论遇到困难和险阻才会坚持下来。在这里我也非常感谢各位资本大老的支持,我相信所有的资本人当你们除了有专业技术之外,如果像郭总一样这么有爱,还有感情,那你们的投资收益会更多,得到的不仅仅是金钱,而是未来的人脉,未来的金钱和未来的世界,谢谢。

郭海涛:我分享一下我们做VC、PE的感想,很多人问你们投什么企业?我就讲我要投VC、PE型人才,什么叫VC、PE型的团队和人才?V是有远景,C是聚焦,专注是非常重要的,无论在医药还是各个行业,P代表你要有激情,要像晨光总这样有激情,像融资中国的朱总这样有激情,激情很重要。最后E是要享受,可以跟团队分享。在今天是合伙人的时代,只有你可以分享才能把一件事情做大做强,谢谢大家。